健保给付心理谘商及治疗,英国已做了10年,台湾也能吗?

身为一个心理治疗师,常遇上台湾的朋友私下来询问我,去哪里找心理谘商或心理治疗的资源?许多人不知道从哪里找起、哪间心理谘商所较适合,甚至是担心身为LGBTQ族群需要找对自己友善无偏见的心理师。更常遇上的是,许多人看精神科的经验是,谈话时间较短,只是开药拿药,心里真正想表达的事却很多。但是听到我告诉他们心理谘商通常要每週一次会谈持续一段期间,想想每次会谈得付新台币1500到4000元左右的谘商费用,长期下来所费不赀,心里虽然嚮往得到这样的专业支持,却对费用十分却步。

美国许多私人保险公司给付心理治疗及谘商费用,台湾没有这样的机制。那幺全民健保呢?如果忧郁、焦虑的问题如此普遍,有没有可能,有一天全民健保能够给付一定期间的心理谘商疗程?

此处笔者想要借镜2014年至2018年,自身在伦敦的心理谘商与治疗实习与正职工作经验,来谈谈英国国家健保给付之下的心理谘商与治疗服务,希望能够提供台湾的社会大众作为思考未来本地心理健康福利与照护的参考。

英国国家健保体系(NHS, National Health Scheme)自2008年开始成立「改善心理疗法取得管道」计画 (IAPT, Improving Access to Psychological Therapies) ,有系统地推动以国民健保给付、转介心理治疗与谘商,提供给全国成年人以及所有缴交了英国国家健保费用、拘留于英国的外国成年人。发展至今每年服务超过90万人次(英国总人口约为6600万)。

事实上,英国会推动这样的服务原因其来有自,同时也是出于经济考量。根据官方调查,英国四人中有一人正经历某种精神或心理健康问题,而每十个孩童或青少年中有一人需要心理健康服务的支持。精神及心理健康的问题佔英国所有疾病问题的23%,是造成失能或障碍的主因。经济上因为精神或心理健康未得到支援的支出超过1000亿英镑,每年因此而产生的病假日偬数高达7000万。

正是因为如此,今年初英国首相梅伊认命了英国内阁有史以来首位「孤独大臣」。根据考克斯孤独基金会在2017年12月提出的报告,超过900万位英国民众表示,他们常常或总是感到孤独。而孤独,正是创造忧郁、焦虑、及各种其他身心疾病的主要元素。

也因此,自2008年IAPT计画启动以来,把主要重心放在提供针对忧郁与焦虑的心理谘商或治疗。早在2013年,笔者亲身至伦敦市南区蓝伯斯(Lambeth)地区的心理谘商所受训时,中心主管便告诉我们,该区随时有1000人在等待名单上,想要接受IAPT提供的心理谘商服务,等待期可能长达一年之久。

这个供不应求的情况,随着后来几年国家健保各地区委员会委託更多心理谘商所、或者家庭医师(GP, General Practitioner)诊所提供心理谘商服务后,稍有改善。等待期缩短到以月计,但需求仍然非常大。

笔者实际在伦敦从事心理治疗训练、临床实习、以及正职工作的五年期间,分别在四个位于伦敦市内西肯辛顿、富恩、杭斯洛、伦敦金融城及哈克尼(West Kensington, Fulham, Hounslow, The City and Hackney) 的心理谘商与治疗单位服务。而这四个单位,全部都是取得地区健保委员会的预算,提供民众由国家健保给付、免额外付费的心理谘商或治疗服务。个案来源来自民众自己联繫心理谘商单位登记,或是由家庭医师诊所转介。视每个单位取得的健保服务合约、服务的个案性质等,各单位可能提供每週一次,共计为时六週、八週、十二週、十六週甚至二十週的疗程,完全由健保给付。在疗程结束后,如果再次有需求,也可等待一定期间(如半年至一年后)再次要求接受心理治疗或谘商。

健保给付心理谘商及治疗,英国已做了10年,台湾也能吗?

至于提供心理治疗或谘商服务的专业人士,则是由心理谘商单位雇用,背景及专业资格也相当多元。除了与台湾训练相近、资格类同的临床心理师(Clinical Psychologist) 及谘商心理师 (Counselling Psychologist) [注],尚有心理治疗师(Psychotherapist)、谘商师(Counsellor) 等经各种多元训练认证管道临床培训的专业人士。

不讳言的是,IAPT制度并非完美。尤其脱欧前后,英国国家健保的预算出现破口,医疗及医护人员工作品质也受到影响。而精神与心理健康的预算虽然在社会大众、心理健康专业团体的大声疾呼下略有调整,但实际落实到基层服务时,各心理谘商单位的预算仍持续受到缩减。在脱欧议题不断悬而未决的情况下,未来健保预算会如何编列、心理健康预算能否维持,仍有许多变数。可惜的是,脱欧公投前后,笔者实际在临床工作现场的观察是,由于脱欧带来众多社会经济议题,造成人心动荡、甚或某些社会较弱势民众更难取得社会福利的支援,忧郁、焦虑、以及其他情绪、精神疾患的支持需求只是有增无减。

台湾以闻名世界医疗品质及近乎世界第一方便普及的全民健保而骄傲,但健保目前并未大规模全面的给付心理治疗或谘商。未来我们是否能借镜英国的经验,更广泛而全面的提供心理谘商服务给所有民众,让民众不再因为自费太贵而看不起心理师、或是必须中断治疗?可以确定的是,自2001年心理师法通过后,目前国内其实已培养众多优质的心理谘商及治疗专业人才。如果能从提供健保给付的心理谘商及治疗服务照护,能够如何有效的提供国民更全面的精神心理照护支持,减少经济损失来出发及思考,或许相关的政策制定专家可以更全面的重新审视健保预算及财务编列,来评估台湾是否也有可能让人人都能得到这项服务。

注:台湾心理师为硕士以上学历经临床实习、应国家考试通过。英国则要求博士以上学历,并于政府的健康与照护专业委员会(HCPC)经递案考核后登记注册。

更多心理健康讯息请参考:心东西|心理成长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