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新制健保荒谬乱象系列二

健保新制健保荒谬乱象系列二

『病危通知』新闻稿

  正所谓『计画赶不上变化,变化赶不上长官一句话』,乔来乔去的补充保费,卫生署除了公布预计下限以五千元起跳外,为掩饰制度对弱势者的不公平,更违法提出18岁以下、中低收入户及经济弱势族群兼职薪资所得基本工资以下不计的规划,为了替如此挑三捡四又不公不义的补充保费化妆,竟公然欺骗民众费率4.91%可以维持至105年财务平衡,意图为了执政者的『面子』,无视于强硬实施补充保费的结果,将使健保自103年起即出现短绌并需借贷度日的事实,健保已然病危。

  讽刺的是,前不久行政院与立法院长异口同声承诺要加速生技产业纳入健保给付的速度,无独有偶,卫生署也大量放送将透过健保给付改善五大皆空与护理人力不足问题,难道即将被掏空的健保是阿拉丁神灯,只要说一声就可以『心想事成』?面对各界对财务失衡的质疑,卫生署竟只能交代健保局将再度以『调整药价』作为因应,继续无视健保已经无法扩大节流效益!

健保病危七大症状,亟需标靶药物救命

一向为台湾骄傲的健保已被行政院折磨得不成形,俨然产生七大症状:

症状一,妄想状态:相信4.91%费率可以维持五年平衡
修法翻盘之际,卫生署以补充保费作为版本的财务推估,102年总额以4%成长,费率以5%计算,当时所估算的总保险收入为5282亿元。而今101年的总额不少于5500亿点的情形下,102年预计核定总额成长4.7%、费率4.91%开办,补充保费维持236亿的预算情形下,保险总收入竟然会『高于』5282亿元,来到5359亿,足足增加77亿。低费率反而高收入?又不断告诉民众4.91%可以维持五年平衡,无视103年就会破产的事实,令人匪夷所思,简直欺世盗名!

症状二,视、听力丧失+心肝纤维化:对补充保费不公义视而不见,铁石心肝

补充保费因职业别不同,就有不同义务;甚至全职和兼职所赚的新台币,却不等值;一样是租金,有人就不必缴保费;有钱人可以扣除执行业务所得和股利,失业的人不能扣除被虚拟的投保金额;兼职的补充保费费率竟然高于一般保费费率等等荒谬现象,就形成:『越弱势的越要缴、越兼职的越惨、打零工的最惨』的不公不义,这些政府通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毫无父母心,铁石心肝!

症状三,心脏无力:收入追不到硬要成长的医疗费用,力不从心

长期以来健保以『量出为入』的精神在精算保费,然而经济越不景气,医疗费用成长幅度却越大,健保开办以来,医疗费用平均以4-5%成长,而明年更强势成长4.7%,在保费可能短收330亿,而补充保费又收不到钱的压力下,健保心脏无以负荷即将到来的医疗费用,因为政策失当,面对收不及支,民众自费上升、给付限缩,健保只能力不从心,苟延残喘。

症状四,血管栓塞:五大皆空、护理不足、DRGs失利,改革停顿,品质即将失调

健保才十七岁,已经成为医疗科别发展失衡的原因之一,国家错误的发展政策,导致医院规模越来越大,医护却越来越累,成为健保品质的隐忧。许多支付制度改革(包含DRGs在内),却因各方角力与财务配置不当而停滞,健保血路严重不通!

症状五,病毒感染,高烧不退:病人自费上升、病床数减少,医、药、病都喊苦

健保是个宝,每个人都怕他倒,纷纷拿出【祖传祕方】救健保,健保从此失去健康的身体,从十年前就停留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疗方式,原二代健保的处方一直都没能用上,因此健保持续的发炎、高烧不退,民众因为看病越来越贵而苦、医院说要关床因应(医院说赔钱在做)、药业也说活不下去,病毒持续侵袭健保。

症状六,手脚被截肢:高层说了算,不能走自己对的路,即将活不下去
健保有很多老闆,不论总额要成长多少、给付要如何分配、费率要订几趴、医院中心要几家……都是老闆说了算;健保明明应要举起双手来反对『要命乐观』的236亿补充保费,明明课徵行政成本过度高昂,也不能表态,手脚都被截断,形成沈痾,现在连救命的钱,都筹不到,终究病危!

症状七,声音丧失:一堆政治红包,主计处却只想编36%,有苦难言

大老闆一天到晚把健保当政治红包,一会这些人要纳保、一会那些人要停保,又要加速将生技产业纳入给付,还要用健保救五大科、救护理,在健保收不到保费的情形下,主计处却不愿为老闆开的支票负责,明明需要至少38%的政府负担率,却只编36%,想喊不够也无法出声,有苦难言!

家户总所得才是标靶救命药

  原二代健保所规划的改革包含支出与收入面,如今支出面也会因为收入面改革失利,而面临效率不彰或无以为济的现象,我们无法理解的是,补充保费所衍生的任何一个问题,没有任何一个方法可以解决,它的不公平就来自于自己本身,只有『家户总所得』才是『标靶药方』,能够药到病除。没有家户总所得这标靶药物,全民就得準备替年仅十七岁的健保送终了!